古建筑欣赏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古建筑欣赏 >>  古代
鞭指巷的状元府
信息来源:山东省建筑工程管理局

发布于:2016-10-03 13:04:29

鞭指巷的状元府

信息来源:山东省建筑工程管理局

发布于:2014-02-20 17:18

杨曙明

省府前街西邻有条鞭指巷,巷子北头有处状元府。状元府原为“陈家大院”,后来因为其主人陈冕在清末光绪年间中过状元,所以被人们称之为状元府。

陈冕,字冠生,1859年出生,出生地就是当时的“陈家大院”。在中国古代,大凡对子女寄予厚望的文人,为其子女起名、起字时都特别讲究,关于陈冕名、字的来历就有这样的传说:陈冕出生前,其父陈恩寿曾接受了朋友提前赠送的一顶精制官帽,寓意祝其后人能成为栋梁之才。于是,陈冕出生后,陈恩寿便给他起了个名冕、字冠生的名字。

陈冕的祖籍是浙江绍兴府的山阴县,其祖父陈显彝、父亲陈恩寿都曾在山东做官,所以便在济南定了居。陈冕天生聪颖,靠着幼时良好的家庭教育,少年时就展露出超群的才华,年仅14岁就考中了秀才,这种情况在中国古代科举历史上也是屈指可数的。为人之父者都有望子成龙的心态,陈恩寿也不例外。或许是由于这种心态使然,他让陈冕的科举之路也曾有过些坎坷。史载,光绪元年(1875),16岁的陈冕以宛平籍在顺天府(北京)参加乡试中举后,先后于光绪三年(1877)、光绪六年(1880)两次参加会试,但终因年少而落榜,直到光绪九年(1883),也就是陈冕24岁那年,他在第三次参加科举会试时才功成名就,获得状元称号,成为我国历史上最年轻的状元之一。

陈冕虽然是地地道道的济南人,但当年却是以顺天府宛平县的户籍参加科举会试的,所以,史上也有陈冕是北京状元之说。其实,这种说法也不能算错。因为当年陈恩寿为了让陈冕学有所成,且赶考便利,将他送到北京国子监深造,并顺便把他的户籍挂靠在了顺天府所辖的宛平县,如同现在的高考移民。不过,别管怎么说,陈冕是地地道道济南府历城人是没有异议的。

科举考试是古代读书人入仕的唯一途径,状元郎更是万众仰慕的佼佼者。陈冕考中状元之后,随即入翰林院为修撰,掌修国史,不久,其父陈恩寿去世,陈冕回乡丁忧三年。光绪十五年(1889年)任湖南乡试主考。但是,天不遂人愿。陈冕虽然学识渊博,但身体却不是太好,长年累月地刻苦读书,以致积劳成疾,光绪十九年(1893),在年仅34岁的正当年且为母守制还没有结束的时候,突发心脏病而英年早逝,在给家人带来巨大悲痛的同时,也给自己和后人留下了莫大遗憾。

陈冕虽为封建官吏,但在民间却留有较好的口碑。光绪十年,黄河泛滥成灾,当时在家为父亲守制的陈冕,捐出巨款赈灾,并出资择高处建造了简易民房千余间,用以安置灾民。光绪十九年(1893),山西发生大旱,在济南为母亲守制的陈冕,为了筹集救灾资金,将状元府大部分房产变卖后,连同家中余财凑成黄金千两捐给山西灾民。而后,他又在济南街头摆摊写字募捐,募得黄金万两后再次送往山西。陈冕不仅赈灾,而且还乐于施教,在城东丁家庄修建了“陈冕大院”,兴办学堂,免费培养贫困儿童。史载当年陈冕出殡时,从府城西门到状元墓的沿途,挤满了为他送葬的百姓。从考上状元到逝世的十年间,陈冕有5年在为父母服丧守制,所以并没有多少积蓄,但他能倾其所有救民于水火,其情可敬,其义可嘉。在今人李维新主编的《天下第一策——历代状元殿试对策观止》书中,陈冕之所以会被推举为中国历史上最有建树的八位状元之一,就是基于他的济世赈灾、乐于施教等优秀品德。

鞭指巷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小巷,状元府的大门因之坐西面东。早先的状元府是由两座宅院以及花园、旁院组成。两座宅院也就是如今鞭指巷的9号、11号。9号院是陈冕的祖父陈显彝时任山东盐运使时所建,11号院则为后来扩建而成。每个宅院各有八个东西向且古朴典雅的四合院,大院套小院,院院相连,方正整齐,连同花园、旁院,整个府邸占地面积很大,也很有气势。陈冕当年的书房在北院西八院的北屋,屋前悬挂着“小墨墨斋”的匾额。书房旁侧是南北向、三开间的二层阁楼,为藏书楼。如今的状元府仅存9号、11号两个宅院,且每个宅院都仅剩两进院落,其他宅院连同花园、旁院早已物是人非或不复存在。

鞭指巷的状元府虽然已历经百年沧桑,但其门楼及庭院依然保持着旧日风貌。9号院大门是独立开间的金柱大门,高门槛、门枕石、石雕、石鼓样样俱全;门外两边墙上有精美的砖雕装饰,门内两侧山墙则是用磨砖对缝作装饰;走马板上雕有百子葫芦,寓意子孙满堂、吉祥幸福。这种门楼虽比不上王公贵族家,但也已够豪华气派,显示出主人的高贵身份和显赫官位。穿过门楼,左转进入二道门,便来到前院。前院正房为五开间锁鼻式过厅,厅建在石砌砖铺面的高台基上,房高屋深,颇为气派。后院的正房墀头上均为圆寿或花卉等内容的精致砖雕,显示出正房华丽高贵的品位。11号院的规制虽然明显低于9号院,但建筑风格相同。据老济南们说,当年光绪皇帝御赐的“状元及第”匾额就悬挂在9号院门楼的门额上。

如今的状元府虽然门楼依稀还有当年的气派,但院内却是破败不堪。屋檐腐朽坍塌、门窗七零八落、墙面斑驳陆离、满目乱搭乱建。9号院的两进院落内竟然住着25户人家,拥挤不堪,成了名符其实的大杂院,让人看了不免心酸。要不是门楼那依稀的气派,仅看院里,任谁都难以想到这就是当年的状元府。

陈冕是济南历史上唯一的状元,状元府自然也就是济南唯一的状元府。济南是历史文化名城,鞭指巷的状元府是济南现存古代民居中含有文化内涵的精品,如此衰败令人心痛,让人心酸。救救它吧!前人在呼喊,今人在等待,后人在期盼。(摘自2014年2月18日《齐鲁晚报》)

模板: /www/wwwroot/sdjsglj.com/template/default/fooer.html不存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