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建筑欣赏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古建筑欣赏 >>  古代
鲁南最后的石板房部落
信息来源:山东省建筑工程管理局

发布于:2016-10-03 13:04:29

鲁南最后的石板房部落

信息来源:山东省建筑工程管理局

发布于:2013-09-09 14:50

2008/10/29齐鲁晚报

文/赵慧 高洁 孙竹梅

兴隆庄石板房部落,位于枣庄市山亭区山城街道东北4公里的群山深处,北依海拔628米的翼云山。明清时期,一些百姓为躲避兵荒马乱,逃到此处谋生,就地取材,从山顶上采下一块块薄石板,在椽子上铺成整齐的菱形或随料铺成鳞纹代做房瓦,房子高至4米的四壁也是用石板或石块砌垒,甚至家庭日常用的桌、凳、灶、钵、碓、磨、槽、缸、盆等,都是用石头凿的。石板房虽然风雨不透,屋顶举重若轻,冬暖夏凉,防潮防火,可是采光性较差。据村里年长者介绍,现存石板房建造时间最长的已有 200多年历史。村内现存一座清末时期的炮楼,原为富户人家看家护院所建。

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这个庄,老人们也说不清楚,他们只说“好几辈子、好几辈子前,一个姓陈的和一个姓单的来到这里,看此处为风水圣地,便在此安了家”。这风水圣地指的就是翼云山东山肩上。翼云山海拔628米,为鲁南第一高峰,当地人俗称为“高山”。“泰山行宫”里的一通碑文曾这样记载:“山名翼云,崇高也,山与云连,朝夕往来,烟雾白云与山交会,双峰白云吐扬,故名曰翼云。”据说,姓陈的和姓单的在这里繁衍生息,慢慢也就成了村。

不知哪一年,村里来了个外乡人,他把山顶上类似马鞍之处的唯一一棵桑树砍下来做成扁担。当做好的扁担竖立时,马鞍处的一个石门便打开了,里边的金银财宝光芒四射。外乡人选了一个金马驹驮着金碌碡走出了石门,可此村人祖祖辈辈以种地为生,看着这堆积如山的财宝却不认识,他们觉得庄稼人得拿实用的,于是,姓陈的拿了一把锄头,姓单的则拿了一把铁锹。外乡人看了嘲笑道:“瞧瞧这个村子,好穷命!”姓单的和姓陈的辩解道:“我们才不穷命呢,我们幸福着呢!”就这样,村子有了名字,外面的人称她“穷命庄”,村里人则自称“幸福庄”。

据这里的老人说,村里祖祖辈辈住石板房,靠山上开垦的几亩薄地为生,喝山泉水长大,村里没有通往外地的路,外面的姑娘不愿嫁到这儿。解放后,特别是上世纪80年代,该村青壮年陆续迁到山下或城区生活,但因故土难舍等原因,至今一些年长者仍在石板房居住。为了照顾这部分老人的生活起居,当地政府陆续修通了开往山顶的水泥路,修建蓄水池,开通自来水,竖起电线杆,并引导村民发展花椒、金银花等特色产业,更新花椒新品种,新发展花椒基地300余亩。就这样,生活越过越富裕的村民集体决定把村子命名为“兴隆庄”。

有一天,山亭的一群摄影爱好者跑到这大山深处,看着这里石径悠长、古磨沉思、古泉低吟……还有热情好客的山民为你捧上一杯清香的金银花茶,与现代化的高楼大厦、喧嚣闹市相比,这里的一切都是那般自然清澈,质朴纯真。历史的风雨,让村民祖祖辈辈居住的石板房泛着沧桑,但她的生命力却是如此坚强。从此,古老的村落开始受到外界关注,也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:建设现代化新农村,不能忽略老村文化遗产的保护利用。石板房又开始焕发别样生机。

如果说陕北的窑洞好似大西北质朴的汉子,西双版纳的竹楼宛如南疆静淑的姑娘,而鲁南的石板房,却似埋名遁世于大山之中的翩翩隐士。如今,慕名前来石板房部落的游客以及摄影爱好者们络绎不绝,他们沉迷的何止是这石板房,这里也是他们心灵的栖息地。

兴隆庄原不叫兴隆庄,那时,山外人都称她为“穷命庄”,村里人则自辩称“幸福庄”。而她吸引众多外地人前来的原因则在于——这里有鲁南最后仅有的而且保存完好的石板房。

模板: /www/wwwroot/sdjsglj.com/template/default/fooer.html不存在